她的内心如此慌乱,双手如此紧张

 
  "你回来了?"几乎同时,文也说出了同样的话,但马上改口,"啊,不,你来了?你怎么来的?"
  英停顿着,轻轻说:"……不知道……"
  她觉得自己很委屈,想哭,原来是下定了决心,勇敢地跑来解释那件事的,可是,真的见到了这个冤家,事先准备的所有说辞全部消失了,自己内心筑起的堤坝也随即崩溃了,一切全改变了,她只觉得内心柔软得要命,恨不能瘫倒在文的怀里立刻含笑死去。
  这就是他们的宿缘。当爱情来临,无论两个人是陌生,还是熟悉,是遥远,还是亲近,他们注定要拥抱。
  但文和英克制住了这种强烈的愿望,毕竟,他们已经过了二十岁的纯真年龄。
  两个人异口同声:
  "我还以为这次见不到你了。"
  "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。"
  接下来,又是沉默。
  半天,寒冷提醒了英,她说:"我以为……"
  文这时也说出了口:"我以为……呃,你先说……"
  其实两人什么也没说,即便说了也等于白说。
  英故作轻松:"你……还好吗?"
  "哦,是,你好吗?"文吞吞吐吐。
  "我……还好。"英应道,问,"听什么?"
  她一问就后悔了,她相信文是在听那张CD,可她还是想问。
  文没有回答,将耳机递到英手中,英一愣,戴在耳朵上,《钢琴课》的音乐流了出来,她的眼泪几乎都快掉下来……
  她将耳机还给文,两个人还站在桥头。
  文柔声问:"你去哪儿?"
  英环抱肩头,颤抖着说:"我……上去加点衣服,然后去书院吃饭。"说完,头也不回往客栈走去。
  "那,我在楼下等你。"文彬彬有礼站着,任凭她经过身边,去了。
  可是,两人擦肩而过的瞬间,两个并未接触的躯体竟像是经受了猛烈的撞击似的,他们的心头同时一紧。
  英逃一般回到客栈自己的房间,打开旅行箱,翻找衣服和礼物。
  她的内心如此慌乱,双手如此紧张,脑子里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念头,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变得没有主张了,像一只蚂蚁似的在房间里手忙脚乱地折腾,半天都没折腾出什么名堂。
  当找遍行李,发现自己带的居然全都是夏天的衣物时,她不由得沮丧地坐在床沿上,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。
 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坐了多久。
  而屋外,桥头上,文仍在等待。
  在那些同样的胡思乱想之外,他的脑子里还有一点至今没弄明白--从前,在他和这个几乎还是陌生人的女子之间,发生的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情?
  文不知道等了多久,他觉得这一场等待比上次分开后的那一段,还要长。
  许久,许久,当英终于鼓起勇气,收拾信心,拎着个袋子出来,桥头已没人了。文刚刚就站在那儿。难道,刚才的偶遇,只是幻觉?
  一阵寒彻心脾的感觉涌来,她只觉得头晕得厉害,怔怔地看着空荡荡的桥头。
  桥头上,夕阳如血……
  英转身回到了客栈。
第六章
  两个人长久地对视,时间凝固了,空气凝固了,呼吸凝固了,心跳凝固了,地球停止了转动,灵魂仿佛也出窍了,虚空里,如水草一般浮起两个缥缈的声音……
1.美如梦境
  文四仰八叉躺在床上,齐叔立在床边盯着他,文还混乱在刚才与英的见面中,齐叔却焦急地想知道文在上海与莹姐见面的情况。
  齐叔语气缓和下来,说:"怎么了?不舒服?要是不舒服就躺会儿?"
  文还是不吭声。
  齐叔又着急起来:"你这孩子,怎么一回来就生气呀?我也没怪你什么,我刚才那是着急嘛!不是走的时候说要多呆几天吗?没出什么事吧?说话呀……"〖JP〗
  文任性地躺在床上,渐渐平静下来。他开始觉得自己不应该一回来就冒出无名火,也知道其实就是刚才与英的碰面造成的,他看了一眼"无辜被连累"的老人家,有些歉意地坐起身来,说:"对不起,我刚才是有点……我没怪您,您别生气!"
  齐叔高兴了点:"我没生气,要气早就气炸了,你这是怎么了?要是不想说就赶紧洗手,准备吃饭。"
  话虽是这样说,可他还是坐在了床边,还是想知道文去上海的情况。
  "那个……那个姑姑还挺好吧?"
  "挺好的,还买了一堆礼物给我们。"
  "嗬嗬,是啊,还那么客气。都买了什么?我看看?"
  "晚上再看,不是要吃饭吗?"
  "吃……吃……哎呀,这个英小姐来了没有?"

内容转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fuyukm.com/guobodongfangshoujibanxiazai/2018/0513/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