信仰的能量:支撑邓小平投身革命 九死一生

在邓小平同志三落三起的政治生涯中,有一栋小楼与他乃至共和国的命运有着不解之缘。一个阳光和煦的冬日,我利用赴南昌陆军学院讲课的机会,来到了这栋小楼。小楼原是学院一位领导的住宅,后作为因“一号命令”疏散到江西的“党内第二号最大走资派”邓小平的临时住所,他和家人在这里度过了三年多的谪居岁月。原来邓小平一家是被贬到赣州的。周恩来总理知道后批示,赣州是山区,生活不便,要求有关方面在南昌郊区给邓小平一家找个地方,要有单独的小院和小楼。总理发话了,有关方面不敢怠慢,于是,在毗邻南昌市新建县的原南昌陆军学校,给他找了个小院。这是一座独门独院。院落中间耸立着一栋两层小楼。如今,人去楼空,烟消音遁,只有楼前的两株月桂枝繁叶茂,飘吐着阵阵幽香。一眼望去,满目苍翠。走进小楼,邓小平一家人当时使用过的物品原封不动地摆放在那里,诉说着逝去岁月的沧桑与辛酸,见证着邓小平同志在人生雾霾中不灭的信仰之光。小楼的一层主要是秘书和警卫的办公室、卧室,二层是邓小平和夫人卓琳、继母夏伯根和儿女们的卧室和起居室。楼上楼下,无论是客厅、卧室、书房,还是餐厅、厨房,都布置得井井有条、简单实用。特别是二层的书房里摆放着邓小平同志研读过的《马克思恩格斯选集》、《列宁选集》和《毛泽东选集》,以及《二十四史》等书籍。有的书上面还画着一道道红蓝条杠,写着一行行眉批,邓小平同志当年孜孜苦读、不懈求索的情形仿佛就在眼前。我在这栋小楼里参观、瞻仰,眼前总是浮现邓小平同志孤独的身影,冷落孤寂而不失其乐融融,忧虑痛思而充满信仰和希望。寒冬,他坚持每天洗冷水澡,磨砺意志,锻炼体魄;酷暑,他坚持上工劳动,体验世情。在家中,他生火、做饭、砍柴、种地、喂鸡,照顾卧病在床的朴方,尽着一个丈夫、父亲的义务。同时,他密切关注世界风云变幻,关注政坛的跌宕起伏,关注国家的经济发展,关注人民的生活状态。有一件小事给他造成了深深的刺激。因受他的牵连而致残的儿子朴方来江西后,每天只能躺在床上看书听广播。这个北大物理系的高材生,对无线电和电机方面的活儿精通。为了缓解儿子的身心压力,表达一个父亲难以名状的愧疚之情,小平决定给朴方找点活干,转移一下注意力。他对一位工友说:“你们家有没有收音机呀,如果坏了可以让朴方修修。”这位工人说:“不瞒您说,我家只有四五十元收入,上有老人,下有四个小孩,最大的才读小学,生活蛮难的,哪有钱去买收音机呀!”说者无意,听者有心。工人随意的一席话,引起了他的无限感慨,更让他感到痛心。他在想,我们搞了这么多年的社会主义,可一个家庭连一台收音机都买不起,这是我们要搞的社会主义吗?也就是在这里,他开始考虑中国这样一个经济文化落后的国家如何建设社会主义、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的一系列基本问题。
 

内容转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fuyukm.com/zenmexiazaigbguobo/2018/0226/3.html